别光在家里玩电脑
2021-06-23 15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孙巧莹的姐姐孙美,因为在济南打工之余学会了电脑,有幸从一个打工妹成了办公文员,工资翻了一倍,今年终于在济南买上了房。“我们农村的孩子想改变命运就得学习,有文化考上大学就能在济南找工作、买房子,就能成城里人。”孙巧莹对这一点深信不疑,把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。

因为院里没有同龄的孩子,高兴文除了帮家里卖烧饼就再没有什么课外活动了。孙巧莹渐渐发现孩子话很少,跟自己也说不了两句。“烙烧饼这个活儿绑人绑得紧,从大早上一直忙到晚上七八点,儿子上学中午回来正好是最忙的时候,也顾不上他。以前就是觉得这孩子性格稳,不喜欢说话,现在发现他才那么小,但是气性大得很。”孙巧莹告诉记者一直想多领孩子出去玩玩,辅导辅导他功课,但被这烧饼摊儿绑着一直没有机会。孙巧莹总自我安慰:小孩现在小,大点儿了就知道好歹了。

两年前,孙巧莹把儿子送进了济南一所小学。但儿子不光学习成绩不理想,夫妻俩还被学校老师叫去了不下五次,最近这次彻底让高兆奎恼火了,把高兴文狠狠地揍了一顿。

5月21日,节气小满。清晨5点,济南市二七中街的高兆奎已经送完烧饼回来了。他和妻子孙巧莹每天4点不到,就要起来忙活着自家的烧饼摊儿。“挣不了什么大钱,但也饿不死。等我有了钱就买前面那个楼。”高兆奎指了指街对面刚竣工的小高层,对记者笑言。那楼的外表宽敞明亮,与老高身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破旧的老住宅形成鲜明对比,高兆奎跟妻子还有十岁的儿子高兴文就住在这里。

2012年7月,山东财经大学的大学生调研团队,以城市摊贩第二代的生活现状作为调研对象进行实地调研,使得高兴文这样的“摊二代”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。调研团队的吕凌冬提到,多数小摊贩的生活质量较低,他们的孩子承载着全家对未来的期望,但在入学等方面可能会遭受不公正的对待,有的孩子与家长的沟通也出现了问题。这些孩子的成长,需要社会更多的关注。

“像这些外来务工人员一般都舍得为孩子上学买最好的东西,特别关心孩子的学习。但他们不太重视与孩子沟通,平时打孩子下得了手。”高兴文的班主任周慧说,来济南打工摆摊的家长比城市孩子家长更看重学习成绩。除了学习成绩不好要挨揍,生活习惯不好或者学习态度不好,孩子也会被揍。“其实这么小的孩子,家长应该多跟他们沟通,重视学习是好事,但一定要掌握方法。”周慧说。

原来,高兴文在学校一直沉默寡言,不太跟同学一起玩。最近因为高兴文把“西红柿”叫成“洋柿子”,被前座同学笑话他说方言土里土气,高兴文拿起笔来就划到那个同学头上,缝了八针。虽然对方嘲笑高兴文在先,但也实在不该把人家脑袋划个口子。对方父母说什么也要让学校开除高兴文,高兆奎这两天拿着老家特产“楼德煎饼”天天往受伤孩子家里跑,人家根本不见,只好求学校化解处理这件事。近期,高兴文也只能在家等通知了。

高兴文不怎么爱讲话,基本都是孙巧莹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。吃完饭练了会儿书法,高兴文把家里的钥匙挂脖子上就下去了,坐在烧饼摊儿前当起了小老板。“烧饼一个八毛,带馅儿的一块。”“来五个。”“一共四块找一块。”高兴文上小学前,就在家里的烧饼摊儿上帮忙,算烧饼钱又快又准,这也是孙巧莹一直夸耀的两件事之一,另一件就是儿子书法好。

高兆奎一家是泰安市楼德镇人,6年前小两口带着高兴文来到济南,以卖烧饼为生。夫妻俩文化水平都不高,但非常重视儿子的学习。

8点钟,孙巧莹上楼去叫儿子。楼道里的墙皮黑乎乎的,都老化了。到了三楼,儿子正在房间外的水池边刷牙,由于是老住宅,卫生间和水池都在房间外面。“今天给你烙的韭菜饼,里边加了鸡蛋,吃完就学习,别光在家里玩电脑,一会儿我检查。”孙巧莹安排完,放下饭就匆匆下楼。

孙巧莹一家租住的房子,是两室一厅中一间不足20平方的卧室,一张双人床、一个衣柜、一个沙发、一张折叠桌外加三个马扎,就是全部家当。孙巧莹说,这一间屋子一个月就要500元房租,自己楼下租的不到5平方的小门头房,一月租金要1000元;一天能卖接近两袋面的烧饼,净赚不到150块,扣去房租和一月五六百元的吃喝水电,再扣去高兴文每月书法班的200元钱,一个月满打满算能攒1000块。这次高兴文闹的这个事,光给人家孩子的医药费就三四千块了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vafx.cn星河注册娱乐/下载威尼斯app注册/雅虎娱乐注册/注册即送1000元现金可提现版权所有